原来你也在这里

杜绝潦草
丰富的活着

 

元歌

十七岁那年 写诗

无恙:

文/无恙

我想你。在这个并不适合想你的日子里
狂风大作。河畔的柳树已不知所措,
我亦不知所措。

紧闭门窗,我拿出久未谋面的纸笔
想给你写些什么。仿佛
回到十七岁那年,一夜一夜
什么都不做,只顾给你写诗。

但这首诗不是写给你的。以前那些
亦不是。千万人读过千万篇千万遍
读的皆是我的自私。而自私的我
放开那多嘴的傀儡,等风停。

再一次搬宿舍 搬到实验楼的对面 方便了许多 搬之前以为这次搬过之后 可以住好几年 这次一定会好好打理自己的房间 归置自己的东西 把对生活的心意装点其间
可是整理东西的时候 发现自己还是不愿意把所有的东西都打开 陈放 还是只拿出自己当下需要的最少的东西 其他的都装起来 以便下一次离开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知道自己最后还是会离开 所以每次都不愿付出心意 维持着半打包的样子
这样看来 是一个相当小气的人呢 对会离开的人 会离开的物品 会离开的城市 我都不愿意付出心意

慢慢发现 相互吸引的人都有一种相同的特质
区别是出场顺序 出场时间 戏份多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出场时间 能够相伴走到多远 是一种运气
很多事情 就像生命的诞生一样 是特殊条件下的机缘巧合
那时那地那人
有时是一种偶然 但最终还是一种必然
看似偶然 实际上是埋藏在相同里的不同 潜伏在性格里的必然

清晨醒来,睁开双眼,六点二十,前一秒还在延续的梦境真实,清晰
无法记住做过的梦,这是一直以来的习惯,只有半梦半醒之间才能体会梦境里的故事
这种状态是闭上眼睛,梦境还可以继续
梦没有逻辑,跳跃,纷乱
我梦到了过去的人,梦到了欣赏的人,在梦里有光怪陆离的联系,好像在现实里没有办法实现的事情,都可以在梦里得到圆满,那些悸动,欢喜
醒来的十分钟后,所有的梦又泯于烟尘,一点不能记得,除了一点情绪还在蔓延,具体的情景此时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我醒来想要记录梦里的画面和感受,可说着说着,已经全忘了,也许这就是不能活在梦里,不能耽于梦境的真实,而扰乱现实的生活吧

PACO-KONG- chihato:

应该遗忘的从无错漏,
只需把判决交给时间。
Nikon FM3A/Kodak Pro Image100


此刻 想要蒸发变成一朵云 一朵白白的 轻轻的 软软的

蔚蓝的天空 鹅黄色的暖阳 清凉的风

随着气流的波动 在头顶这片大海里漂流 飘过太平洋 北冰洋 印度洋 大西洋

飘过亚欧大陆 拉丁美洲 大洋洲 北美洲 非洲

很慢很慢的 但是今天晚上就可以在塞纳河左岸晒着银河的星光了

明天飘到哪里去了 谁知道呢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

 

20170912

那天 路边店铺前 静立
傍晚 街市依旧人流往来
偶然抬起头 看到小雨在路灯的光中飘舞 落下
有些轻盈 一点清冷
突然思念起 下雪的日子
不是漫天雪花的冰冷 而是依偎着的温暖

 

20170911

灰蒙蒙的天空下 远处有伫立在云雾中的高楼
静默无言
城市 雨中 黑色的柏油路 红色的信号灯
匆匆的车流 匆匆的人群 为生存 为生活
办公室 白色的日光灯
低声交流 键盘 鼠标

一切都是 最好的安排
愤怒、恐惧、困惑转化为感恩……

近乎痴迷的喜欢《曾许诺》里塑造的蚩尤 喜好单纯又直接 无赖 执着

与阿珩在一起 作者形容就像小孩子终于吃到了自己想要的糖果 却丝毫不顾忌后果是所有牙齿都会被蛀蚀光

现实生活中 年龄越大 欲望就越复杂 这样的爱 单纯如烈火 是清晨划破黑暗的那束光 直达心底

这是你令我着迷的特质